第六百五十九章 劉宗云被囚


小說:萬欲妙體   作者:三馬主意   類別:奇幻玄幻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推薦閱讀: 永恒劍主 | 星光燦爛 | 巨星夫妻 | 弒天刃 | 九重神格 | 超警美利堅 | 步步驚唐 | 絕世天君 | 都市幻界 | 異度
筆趣閣 //www.vywzub.icu/book/100600/ 為您提供萬欲妙體全文閱讀!注冊本站用戶,獲取免費書架,追書更方便!
  李頑枝臂揮動,暴轟空間拳印,十八個分身動了,同時轟出巨大拳勢,靈之眼射出赤焰巨爪,閃爍著赤色的暴炎巨爪抓去。手機端https://
  如今,異能赤焰巨爪已是相對很弱,也能起到一定的牽制作用。每個分身都有聚道境中階的力量,群起轟擊,有著一定戰力。空間拳印才是最強的,那道拳力轟過去,遠遠地就讓鄭繼亞大為吃驚,施出全力對抗。
  轟轟連聲,氣流波蕩,電磁飛舞,兩人已戰的一時間難分勝負。
  劉夢草聲音微冷,道:“這鄭繼亞在靈地時,實在看不出是那種淫邪之人,卻是在這微縮宇宙,就暴露出本性了。”
  長天絕舞道:“這世上男人絕大多數都是這樣,哪里像李頑……”
  微微一頓,她望向戰斗中的李頑,美目中流露出幽怨之色,道:“不可否認,他是個有情有義的真男人,不會貪圖美色,就是太過冥頑不化,心有執念,認定的事就去做,迂腐了都不自知。”
  劉夢草微笑道:“你無須生怨,他對你唯一的反感就是你那對誰說話都高高在上的姿態,只要你能在他面前不強勢,當會與他相處的很融洽,接受你也是遲早的事。”
  長天絕舞搖頭道:“他就是想要我做妾室,我……我豈會去做……”
  劉夢草道:“你也是太冥頑不化,看不開啊!妾室只是一個表面上的名份,他對自己的女人都是視同一律,不分彼此的。其實,他對你并沒有接受之意,提出這個條件,就是為了拒絕你。你可以想想,他是個多情的人,卻又懼情,想要他接受一個女人很難。這反而是你為他接受的最好機會,只要你同意做妾,他就再也無法去拒絕你。以后你們之間有了這層關系再相處,只要你放低姿態,總會讓他心里容納了你,愛上你的。”
  長天絕舞發呆,劉夢草一語驚醒了她,實際上他自認為拒絕之意,反而會給自己創造一個良機,讓他不得不接受自己。
  長天絕舞深深凝視劉夢草,道:“你愿意做他的侍女,是不是也抱著這個想法呢?”
  劉夢草搖頭,道:“不是,我是心甘情愿做他的侍女,我與他的因緣從他在軀體世界時就已經結下,已有幾百年的時光了。我雖然對他心生愛慕,卻并不在乎這個名份,只要能相伴就好……只是,我終究要比他先升入仙界,又是舍不得他,這才是我煩惱之事。”
  長天絕舞忽然覺得自己對做李頑妾室,沒有那么大的抵觸心理了,劉夢草說的對,這是自己的一個機會,而且名份并不重要,日后與他相處一起,只要他心里能真正接納自己,兩人相愛,那就好。
  可是,自己真的愛他嗎?
  長天絕舞依然很迷惘,雖然對他心生好感,但是愛一個男人,她從沒有經歷過,也是不知那是什么滋味。
  劉夢草道:“你的侍女們和我都證明了對他的愛,就是建造小屋,每座小屋可以增加三層修煉進度,你也可以試試看。”
  長天絕舞詫異地道:“是類似牧云雅
  的癡情小屋嗎?”
  劉夢草點頭道:“是的,只有真心愛他,才能建造成一座增加三層修煉進度的小屋。”
  長天絕舞喃喃自語:“沒想到絕雪她們也能建造出來……”
  隨即,為之心動不已,若是自己也能建造成一座,那么對自己的修煉定當大有助益的!她已經有些迫不及待,望向那方戰團,雙目放光,迫切不已。
  此時,李頑已經壓制鄭繼亞,一拳拳地,強大拳勢把對方完全圈在內里。
  鄭繼亞心恐,這子竟然真的有戰勝自己,超越境界許多的力量,這怎么修煉出來的?
  以本身力量戰一個化嬰境中階嬰圣,李頑也是有些吃力,但還是勝券在握,逐漸占了上風。
  “轟!”一聲,鄭繼亞拋飛一里,已是受了重傷。他的身體還沒穩下來,李頑的枝臂就已橫掃過來,纏住了他,拖拽過來。
  鄭繼亞已經沒有了反抗力量,驚惶不已,喊著:“你不能殺我,不然枯草宗絕不會放過你……”
  李頑冷笑,直接毀去他的一身力量,取過乾坤袋看了看。
  還不錯,有著五件低階靈寶,一件中階靈寶,還有八件寶物,極多下品靈晶,五百多萬塊中品靈晶。一般這類強者是擁有下品靈晶多,中品靈晶很可能是他在微縮宇宙中獲得,能得到五百多萬塊,也算是好運了。
  李頑把鄭繼亞拋到長天絕舞面前,道:“就交給你處置這人吧!”
  長天絕舞點頭,目視已經癱軟成泥的鄭繼亞,美目中射出的是殺意。
  鄭繼亞恐懼萬分,不停地嚎叫哀求:“你不能殺我,不能……求求你放過我,求求你……”
  長天絕舞面露鄙屑,秦玉如忽然道:“把他交給我處置吧!”
  長天絕舞不解,秦玉如道:“他與魏成毅沆瀣一氣,在宗里表面上一派君子,暗地里做下許多惡事,我早就不恥其為人,就交給我殺了吧!”
  鄭繼亞忽然叫道:“秦玉如,你若殺了我,劉宗云也死定了,魏成毅已經在奇輪星球囚禁他,逼迫交出進靈地之法。你以為你接到的大丹鳥是劉宗云放飛的嗎?那是魏成毅設計要你入轂,欲在奇輪峰擒下你,再以你威脅劉宗云。劉宗云并不在奇輪峰,只要你們發誓不殺我,放我走,我就告知他的囚禁地點……”
  秦玉如驚呆,劉夢草微蹙娥眉,道:“你說的可是真的?我爹已經被那魏成毅擒住?”
  鄭繼亞有些驚訝地看著劉夢草,原來這位有著仙氣的女子是劉宗云的女兒,不知她是怎么進微縮宇宙的?
  他忙道:“是真的,當時魏成毅放飛大丹鳥時,我就在旁邊。”
  劉夢草轉向秦玉如,道:“娘,我想他所說不假,不然應該不會知曉爹要我們去奇輪峰相聚的。”
  秦玉如看向李頑,見他點頭后,怒視鄭繼亞,道:“你告訴我夫君在哪里,我……我就饒你一命。”
  在場的人都沒注意到,李頑悄悄幻出了靈之眼,在窺
  視鄭繼亞。
  鄭繼亞搖頭道:“你們先放我走,我會以大丹鳥告知囚禁地點。”
  秦玉如怒道:“我怎么會知道你是不是騙我,你這一走,我要到哪里去找你?”
  鄭繼亞道:“我不相信你們,你們……”
  忽然,李頑道:“秦玉如,殺了他吧!我已知劉兄在哪里了。”
  在場的人都看向李頑,不知他為何這么肯定地說。
  鄭繼亞又驚惶起來,叫道:“不可能,你怎么會知曉的,我不說,你們救不了劉宗云。”
  李頑道:“其實劉兄就被囚禁在奇輪峰,而且你心思歹毒,要我們放你,就是想回去轉告魏成毅。”
  鄭繼亞目中更是驚慌中夾雜著疑惑,拼命搖頭,道:“不是,不是,我絕沒有那個心思……”
  李頑微笑,指著眉心的靈之眼,道:“別想瞞我,我的靈之眼還有窺視弱者所想的能力,你若還是化嬰境中階實力,我無法窺出你心中想法,可是你現在已為我毀去力量,心中早已懼怕,意志力極弱,又豈能逃過我的窺意。”
  鄭繼亞驚呆,隨即恐懼之極地失心瘋大叫:“你就是個魔鬼,你不是人,你絕不是人……”
  李頑笑了笑,道:“在你等奸邪之人面前,我就是魔鬼……秦玉如,殺了他吧!”
  鄭繼亞已是絕望,不停地瘋喊著,被秦玉如一掌擊殺,再被李頑不浪費地吸了。
  長天絕舞在旁呆看著,此時嘆道:“李頑,你還有多少神奇為我們不知啊!這等窺人心中想法異能,實在是太……變態了。”
  李頑沒好氣地道:“第一,我這不是異能,是我修煉的大無上窺穹神法。第二,我不是變態,別強加這個給我。”
  秦玉如笑道:“其實,李頑,我也覺得你變態,你總是能做到常人所不能之事,這不就是變態嗎!”
  好吧!秦玉如這么說,李頑還真不好反駁,變態就變態吧!我的人生就是變態人生!
  奇輪星球就是以奇輪峰而得名,而奇輪峰是這個星球的最高峰,峰上常年漂浮奇形怪狀的轉輪。這轉輪為橢圓形,卻是生出無數顫動的須角,只要有強者腳觸,須角就會纏住腳脖,能帶你飛起來,雖然飛速不快,也是很有意思。
  最主要的是,這奇特的轉輪是比較精純的靈氣凝聚而成,枯草宗的高層欲聚集在此,就是要吸納轉輪靈氣修煉。
  李頑望著山峰上漂浮蠕動的轉輪,那綠茸茸之物,不停地動來動去,須角就象無數小蛇在蠕動,感到有些惡心。
  不僅他有些反胃,長天絕舞和秦玉如也同樣如此,只有劉夢草表情沒有變化,反而有極為熟悉的感覺。
  她為一株仙草時,就生長在一片仙草叢生之處,那里的仙草許多都窩在一起,風一吹動,也是如無數小蛇攢動一般。后來她在其中脫穎而出,越來越有靈氣,可以幻化出靈體,才為仙童看中,要采摘走,卻是她反抗不成,被擊落凡塵。
中国体育彩票能线上投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