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章 魏家添丁


小說:爛柯棋緣   作者:真費事   類別:古典仙俠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推薦閱讀: 永恒劍主 | 星光燦爛 | 巨星夫妻 | 弒天刃 | 九重神格 | 超警美利堅 | 步步驚唐 | 絕世天君 | 都市幻界 | 異度
筆趣閣 //www.vywzub.icu/book/113748/ 為您提供爛柯棋緣全文閱讀!注冊本站用戶,獲取免費書架,追書更方便!
  城隍廟雖然宏偉但畢竟也就是在廟司坊里面的一座廟,占地有限,可陰司的面積卻著實不小。
  實際上陰司內部除了二十四司各有的管轄行政之所外,還存在了各種牢獄分區和死者陰宅之所。
  這件姻緣奇案在陰司里都算是極為罕見的,城隍做出判決之后,土地公和計緣在陰司兩位判官的陪同下,送白鹿女前往周念生暫居之所。
  陰宅并非是在陰司給你安排住所,而是根據死者陽間墳墓和家人所燒物件而定,紙人紙錢墳墓大小和完整度都會影響死者陰司之說,并且陰宅一定程度上貫通墳墓和家中牌位,能享受后人祭祀。
  這會周念生尸體都還沒下葬,自然就沒有陰宅,所以被置在陰司賞善司堂所。
  夫妻兩相見的時候那個激動場面也引來不少鬼差鬼役等的圍觀,再由判官宣讀城隍判決,敲定了此事的結局,不能說皆大歡喜至少也算圓滿。
  等計緣和土地公一起從陰司出來的時候,身邊則懸浮了一頭好似昏睡的大白鹿。
  這會遙望東方,天邊已經翻起白肚皮,時近黎明,陰司里面度過的那段時間好似做夢。
  “能當上鬼神,到底還都是德行高尚的人,我與這京畿府城隍共事近兩百年,也是才見到其這一面!”
  土地公和計緣一起走在這黎明前最閑昏暗的京畿府街道上,口中有感而發。
  計緣也是笑道:
  “不然為何會有‘德重則鬼神欽’之言呢,不正是因鬼神重德亦有德嘛!”
  “呵呵呵…計先生說得有理。”
  經歷了這件事,計緣同土地公的關系變得十分融洽,尤其是在陰司那段兩人默契非常,也是算是有了交情,聊起天來也再無生疏。
  一路走到土地面前,里頭已經有輕微的聲響傳出,想必是住在廟里的廟祝廟工等準備起床了。
  城中隱約能聽到各處的公雞打鳴聲。
  計緣再次向土地公拱手致謝。
  “今日多謝土地公相助,這白鹿肉身也勞煩土地公代為保管照料,讓白若能定期歸回肉身穩固,不至于令肉身壞死。”
  土地公以藤杖往地面一點,白鹿肉身就自動陷入地面消失,隨后才向計緣還禮。
  “計先生無需擔憂,定不會斷了你這弟子的道基,如白若這般女子,合該她得道,做一段時間的護道人亦是趣事!”
  這是之前在陰司里就商量好的事情,計緣不能一直待在京畿且帶著這么大一頭白鹿肉身也不方便,放陰司更是不妥,最合適的也就是土地公的府邸,還能得到土地照看。
  在土地眼中,仙鹿雖然是計緣坐騎,但已算是半個徒弟,而計緣為白鹿做的事情真算是盡到師傅之責了,所以對計緣時以其“弟子”代稱白鹿。
  “既如此,計緣先行告辭了!”
  “計先生走好,歡迎隨時來找老夫敘聊!”
  兩人相互告別,雖無稱友之言卻已有成友之實,都算得上心情不錯。
  目送懸劍的計緣灑脫的步行而走,那仙劍時不時還會自行轉動好似回望自己,土地公也是“嘿嘿”一笑。
  “這計先生找到了坐騎,卻還是得自己雙腳走路,師傅主人當到這份上更像個爹,可真當有趣,也是你這小鹿運氣好緣法妙啊!”
  最后一句對著剛剛白鹿陷落的地面嘀咕,隨后土地公身形也消失在土地廟前。
  。。。
  白鹿的事情能做到這個份上又沒有起什么沖突,計緣自覺也算是做到了極限了,和京畿府土地公成了朋友則是意外之喜。
  而計緣真正的收獲,則是一枚代表了白鹿的白子,明明是在陰司這種陰氣深重之地成子,卻在成棋之刻即為白子,也不只是夫妻姻情所系還是白鹿自身原因。
  走在這條名為永寧街的大道上,計緣思緒飄到成棋之刻。
  當時他并未對白鹿女有多少囑托,見白鹿女和其夫相會而擁,便打算和土地公一起離開了。
  只是在計緣和土地公已經離開了陰司之后,手中白子卻突然形成,并且透過白子隱約能看到白鹿女跪于陰司中朝手中刻字玉牌起誓:“主上之恩白若生誓不忘!”
  那玉牌是計緣借給她的,實際上是老龍的東西,算是一篇特殊的妖練之法,計緣借來參詳一下的,沒想到會派上大用場。
  老龍靠著自己琢磨推敲模擬仙府中對于仙獸的修煉法決,雖不算仙道正統卻十分接近,而計緣則用新學的以物傳神之法對其稍加修飾。
  計緣雙目全開之下觀氣極準,又有三年衍棋經驗,若直接讓他從無到有鼓搗一個妖族練法出來是千難萬難,可在老龍較為豐富的基礎上修整細節,并且契合已經化形的鹿女之道則并不是那么難,更是結合了之前為龍女叩心和《正德寶公錄》內的一絲內容。
  不說能比仙府正宗的仙獸練法更加仙氣盎然,但至少敢說道行精進也算穩健,做個順水人情借白鹿女修行,省得她自己那套妖法練起來,令仙鹿這身份給穿幫了搞得事情大條。
  當然,玉中傳神之處也有計緣期許,也是希望白鹿能得道的。
  而在陰司中,白鹿心中的理解則全然不同。
  計先生借玉傳法,既是是她的機緣也是一份考驗,她希望自己能通過,不敢奢望成為先生真傳弟子,卻甘心奉其為主。
  大多妖族雖羨慕仙獸道緣,卻也對此有極大抵觸,認為仙獸算是失去自由為奴為仆,雖然大部分有種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心態,卻也代表了妖物的一種主流觀點,但白鹿此刻卻不會有這種想法了。
  。。。
  此時此刻的稽州,德勝府府城,高門深宅的魏府卻是人人一片焦急。
  天還沒放亮,魏府后院的下人們全都形色匆匆。
  “轟隆隆~~”
  陰沉的天空驟然響起雷聲,幾個拎著熱水桶的下人被嚇得差點摔倒。
  “快點快點,產房還等著用呢!”
  有管事的催促,下人趕忙提著桶小心翼翼的往前趕,穿過后院門廊,那邊凄厲的痛呼聲就傳來了過來。
  “啊……呃啊……”
  “用力啊夫人,再使點勁!”
  “不行…我沒力氣了……啊……”
  “夫人!夫人我求你了再使點勁……”
  產房內產婆的聲音帶著驚慌,魏家幾個男人在室外一聲不吭,魏無畏攥死了拳頭左右來回踱步,實在忍不住就沖到院中“砰”得一掌打在一顆樹上,使得樹身上留下深深的掌印,然后再次回到室外廊前焦急等候。
  產房門打開,一個女婢臉色蒼白的端著一盆血水出來倒到院中,又將新送到的熱水桶提進屋內。
  看著這一盆血色之水傾倒,魏無畏更是臉色鐵青。
  室內的已經好一會沒傳來女子的痛呼聲了……
  這會,產房門再次打開,一個大約五六十歲的產婆臉色發白的出來,迎上魏無畏焦急的眼神。
  “魏老爺…夫人暈過去了…您是要保大還是保小?”
  產婆問得戰戰兢兢,魏無畏則瞠目欲裂。
  “你說什么!?”
  “魏,魏老爺…您別為難老奴…再不做決定就來不及了呀……”
  魏無畏胖乎乎的手一把提起產婆,一張臉面形如惡鬼,吼聲蓋過了此時響起的雷聲。
  “兩個都要保,誰出事了你就一起陪葬,聽見沒,兩個都要保!”
  產婆被嚇得渾身僵硬說不出話來。
  “哎!沒用的東西,和我進去!”
  魏無畏顧不了那么多了,直接提著產婆就往產房里沖。
  “家主!你不能進產房!”“家主!”
  面對攔在前面的兩個護衛,魏無畏不管不顧的往里沖。
  “給我滾開,這種時候了還管他娘什么陰房不陰房,我去給夫人度真氣!”
  邊上魏無畏的兩個長輩張了張口也說不出勸阻的話,任由他進了產房。
  “嘩啦啦啦……”
  一刻鐘后大雨在天明十分落下,產房內也傳來“哇…哇…哇…”的哭聲。
  魏無畏靠在自己正妻身邊也是渾身濕透如釋重負,接生的產婆更是連連對著門外方向作拜,就連邊上的婢女也是狠狠松了口氣。
  “恭喜魏老爺賀喜魏老爺,夫人生了個男孩!”
  “人沒事就好……”
  魏無畏帶著些許感嘆,加上原本的和幾名妻妾三年來所生,他一共有6個女兒,這次正妻終于生了個男孩,可看著妻子這次在鬼門關滾了一圈,卻也覺得生男生女已經無所謂了。
中国体育彩票能线上投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