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觀復(92)天干物燥小心流鼻血


小說:尚不知他名姓   作者:吃碗大鍋粥   類別:靈異鬼怪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推薦閱讀: 永恒劍主 | 星光燦爛 | 巨星夫妻 | 弒天刃 | 九重神格 | 超警美利堅 | 步步驚唐 | 絕世天君 | 都市幻界 | 異度
筆趣閣 //www.vywzub.icu/book/75258/ 為您提供尚不知他名姓全文閱讀!注冊本站用戶,獲取免費書架,追書更方便!
  既然已經說出了口,樹精索性也不遮掩,只譏誚道:“不錯,專為你和你那幫小朋友們準備的余興節目,不過,只怕是你們沒有足夠時間欣賞完畢呢。”
  少年心中一沉。此時聽見樹精提到“小朋友們”,少年心知周游等人定是沒聽白義的話,一路追了過來。
  今日這趟“旅程”,至于他自己將會遇到些什么,少年基本是心中有數,他也早做好了打算。但是周游蘇也牛五方桿兒強等人……少年是一點兒也不希望他們摻和進來的。
  雖說,少年明明知道周游等人一定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,但他總還是希望牛五方桿兒強他們這一次能例外一些,至少是周游,能被牛五方他們給留在上頭……
  可是聽見樹精所言,少年心中僅存的那一絲祈盼也終于掐滅掉了。
  樹精和他手底下這些人的手段,堪稱“高強”,而且因為他們要破壞一切的意圖,更多了幾分無所顧忌的狠絕,這使得一般的修習者都很難與之抗衡。不用說別的,單看剛剛經歷的那場體育場混戰,就知道周游牛五方等人能勉強不敗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了。
  而如今樹精不住地往地下鉆去,盡管看起來像是在體育場之戰后的潰敗逃竄,但從這一路的經歷來看,樹精他們此行絕對是有目的的行動,而且此時行動,從客觀上使牛五方周游他們失去了休養生息的時間,不得不硬撐著一口氣追下去。雖說是一鼓作氣,但這口氣撐的太長了,難免氣短。
  一旦氣短,就是樹精他們以逸待勞甚至乘虛而入的時機。
  少年咬咬牙,問道:“閣下能否明示?”
  樹精冷笑道:“你想知道什么?知道了又有什么用?你這副樣子,難不成還想給他們通風報信不成?”
  少年也在黑暗中笑了笑,道:“難道就不能只為滿足我的好奇心嗎?既然你是精心設計的節目,想來總不會嫌觀眾多吧?”
  “這話倒是不錯。”樹精短促地笑了一聲,正要說下去,卻忽的語聲一變,尖聲喝道:“承慶!”
  兩通者承慶反應極快,幾乎在樹精喊出聲的同時,便背負著那少年縱身向后跳開,輕輕落在了五步遠的地方。樹精也跟著他們同步退開,動作更是迅速而輕盈,就像是一片被風刮開的樹葉。
  少年不知發生了什么,只睜大了眼睛,努力向黑暗之中望去。隱隱約約的,他仿佛看見一道粗壯宛如巨蟒的身影,在他們原本站立的地方破壁而出,被沖破的土石嘩啦啦掉落一地。
  可是還沒等那少年看清楚來的是什么東西,那條粗壯如蟒的東西又一頭扎進了對面的土壁,撲簌簌又是一陣土石碎渣掉落,隨即便又沒去了蹤跡。
  “這是……”少年心中生疑,正想要跟樹精求證一下心中猜想,誰知只聽得四下里又是幾聲嘭嘭嗵嗵的破壁悶響,耳畔風聲如刀削般凌厲削過。
  背負著少年的承慶不等樹精吩咐,早已飛身躍起,閃轉騰挪,將從四面八方射出的數條粗壯之物將將避開。
  承慶的動作算是敏捷的了,可即便如此,仍是有一條擦著他后背躥了過去。
  承慶的背上背著那少年。
  少年立時被那東西擦破了皮,雖然也是火燒火燎的疼,可擱在他那一身的傷痛之中,卻也不算什么了。于是他連眉頭都沒皺,只是用盡自己所有的力氣,扭過頭去,將這突然躥出來的東西瞧了個滿眼。
  “樹根?”少年有些驚訝,忍不住喊出了聲。
  不會有錯的,那扭動著的粗壯如蟒之物,還附著少許的須根,沾滿了泥土,甚至都能聞到濕土與新鮮樹皮的氣息。
  看來,他從剛才便聽到的,引起他身體里那根細藤所共鳴的怪異聲響,就是這些仿佛驚馬一般失控的根脈竄動所帶來的了。
  在承慶幾乎腳不沾地的閃轉騰挪中,少年不由奇道:“我說,這些根脈不應該都是聽你操控的嗎?難道內訌了?”
  樹精才沒工夫搭理那少年。四下里的根脈仿佛是乍了蟑螂窩似的,不停的,從這里或者那里冒出來,將一條不算寬敞的地下通道給擠占的幾乎毫無立錐之地。就連樹精本人,也幾次差點被根脈給從前心到后背給戳個透心涼。
  “放肆!”樹精頓時惱火起來,雙腳往地上重重一踏,深深沒入土地之中,深及腳踝;他更將雙臂打開,胳膊竟仿佛被抻長了的橡皮筋一般,驟然拉長,刺入兩側土壁之中。
  少年伏在承慶背上,看見樹精所用的鐘阿櫻的臉龐之上,似乎毫無表情波瀾,甚至連喊聲都沒有一聲。可是,即便少年此時沒有真氣,卻也能感覺這條通道內的空氣仿佛驟然壓重,壓的人都透不過氣來。
  少年只覺胸口煩悶,耐不住竟“哇”的吐出了一口血來。
  也不知是少年在煩惡中的錯覺,還是說樹精正在看不見的地方暗自發力,少年只覺地下通道里隆隆滾過一陣悶響,仿佛是天雷掉了進來,在這條沒有出口的通道中急躁徘徊幾個來回,最終像炸裂的火藥炮彈,四散射進了土壁和地下乃至頂壁。
  少年以為會有的余響震顫,卻是絲毫都沒有等到。沉悶的爆裂之后,別說余響余震,就連之前因為根脈異動所帶來的響動,都一并消失了。整條黑暗且漫長的地下通道里,除了少年略有些沉重而破碎的呼吸,只是一團死寂。
  一如來時的一路。
  樹精沉聲道:“承慶,這左近該是哪一個負責的?”
  承慶木然道:“二弟。”
  云夜永?難道這家伙也在附近?少年閉目養神,耳朵卻支楞著,聽著樹精和承慶的談話。
  只聽樹精又對承慶吩咐道:“你去把他找來,我要問他話。”
  承慶應了一聲,身子一矮,將那少年從背上放到了地上,往前頭黑暗中跑去了。
  少年歪倒在地上,別說起身,他連掙扎著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。不過,臉貼著地面,他倒是能看清楚,地上散亂著不少東西。
  他原以為是土壁上掉落的砂石,然而定睛細看,卻發現那滿地狼藉并非土石,而是……
  只見那滿地散落的,竟然是粗細長短不勻的根脈。根脈像是被人從地下刨出來已久,干癟枯萎,但仍能看出來它們原本的尺寸驚人。
  想來,這些就是不久前亂竄仿若失控的那些根脈了。很顯然,這些根脈就是被樹精剛才的舉動所“制服”的。
  少年略有些不解,道:“你們一族的……你也要斬除?難道這些根脈不是你的幫手?”
  “幫手談不上,”樹精站在少年不遠處道,聲音很是冷淡,“不過是供我驅策的東西罷了,不過我念在同是草木一屬的份兒上,不久之后我占了這個世界,定然也不會虧待了它們的。”
  少年“嘖”了一聲,卻也未多言。
中国体育彩票能线上投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