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0章 雙王相遇


小說:兌換傳奇戰記   作者:冰凍的血   類別:時空穿梭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推薦閱讀: 永恒劍主 | 星光燦爛 | 巨星夫妻 | 弒天刃 | 九重神格 | 超警美利堅 | 步步驚唐 | 絕世天君 | 都市幻界 | 異度
筆趣閣 //www.vywzub.icu/book/96004/ 為您提供兌換傳奇戰記全文閱讀!注冊本站用戶,獲取免費書架,追書更方便!
  【悠閱書城APP,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,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】
  西北方向的天空中,有異樣的光芒正在閃爍,一股無形的波動擴散開來,蔓延了整個東木市。
  幾乎是與此同時,言峰綺禮和吉爾伽美什,韋伯和Ride
  征服王,他們都感受到了這股波動,并且從這股波動之中感受到了一道訊息。
  在這個時間點,這樣明目張膽地發出信號,意味著什么,不言自明。
  分處于不同位置的兩名王者同時做出了反應。
  吉爾伽美什一把捏碎了手中的高腳杯,身上散發出森然的殺氣,讓房間里的溫度驟然降低。
  “該死的雜種,居然敢無視本王,獨自宣言勝利!綺禮,那個方位是什么地方?”
  “圓藏山,柳洞寺,那是最適合舉行圣杯降臨儀式的地點……我想這個信號應該是由愛因茲貝倫的人發出的,他們保管著圣杯的容器。”
  站在窗邊,言峰綺禮看著窗外,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,然后回頭詢問吉爾伽美什。
  “A
  che
  ,你準備怎么辦?”
  “還用問嗎?不管是誰,敢做出這樣大不敬的舉動,就應當受到制裁!”吉爾伽美什怒氣沖沖的說道。
  說話的時候,遠坂家正上方的天空中蕩漾起一圈巨大的漣漪,一艘黃金飛船穿過漣漪,懸浮在空中。
  正是吉爾伽美什的天舟“維摩那”。
  吉爾伽美什站起身,一邊推開窗戶,一邊說道:“綺禮,你會隨本王一同去討伐雜種吧。”
  “當然,英雄王,請允許我同行。”言峰綺禮點點頭,他有一種預感,圣杯戰爭將會在今夜結束。
  ……
  同一時間,韋伯和征服王從屋子里走出來,面色凝重的看著圓藏山的方向。
  “Ride
  。”韋伯叫喚了一聲自己的從者。
  “那是一種挑釁,某個性急的家伙對我們說‘我就是勝利者,有意見的話就放馬過來吧’。也就是說,敵人已經決定好在哪里決勝負了,他們正在尋找對手。”
  征服王點了點頭,臉上帶著勇猛的笑容,眼光似乎要穿破無盡的天幕,直接去往決戰之地。
  “很好很好,這樣就省下到處找人的麻煩了。沒有一個從者受到那樣的挑釁還能默不作聲。現在還活著的人全都會聚集到那里吧?哼哼,和本王預感的一樣,今晚果然是決戰的最高/潮!”
  征服王激動不已,鋼鐵般的高大身軀因為熊熊燃燒的斗志而在顫抖。
  韋伯用黯淡的目光看著征服王那威猛的身影,好像在著著某種遙遠不可及的物事一樣。
  “是嗎,今晚就是……最后了。”
  “沒錯。好,既然知道要去的戰場在哪里,本王要以Ride
  職階之名的方式趕赴戰場才行。”征服王拔出了佩劍,高舉右手,將劍尖指向天空。
  “出來吧,本王的戰車!”
  伴隨著一聲呼喚,頓時,電閃雷鳴,天空仿佛被撕裂了一樣,轉眼間,由兩頭神牛拉著的古老戰車從天而降。
  “來吧,小子,和本王一同開始遠征。”征服王躍上戰車,笑著拍了拍身邊的韋伯。
  但出乎意料的是,韋伯卻露出了苦澀的笑容,搖了搖頭。
  他現在非常清楚,只有英雄才配與征服王一起御駕親征,而征服王身邊的那個位置,絕對不是卑賤渺小之人可以跨足的地方。
  而現在,韋伯就認為自己是這樣的人。
  因為他是一個連催眠術這種最基礎的魔術都會出錯的無能魔術師,所以他認為自己一個自不量力,只會扯后腿,阻礙王者前進腳步的小丑。
  曾經,召喚出了傳說中的亞歷山大大帝,韋伯認為自己足以成為勝利者,并為此沾沾自喜。
  但是現在已經不一樣了,經過這些天的相處,在他親眼見識到何謂真正的英雄之后,特別是在見到征服王的王之軍勢之后,他知道了自己是多么無能,是多么的微不足道。
  因此,他現在很自卑,覺得自己不配成為征服王的御主。
  不過,就算是失敗者,也有屬于失敗者的尊嚴,韋伯還是想要盡綿薄之力,幫助征服王,哪怕只是一點也好。
  于是,在征服王詫異的目光中,韋伯抬起手,使用了令咒。
  “我的從者,韋伯·維爾維特以令咒命令你。”
  韋伯握緊拳頭,露出保存到現在還沒使用過的令咒。
  “Ride
  ,你一定要贏得最后的勝利!”
  這不是什么強制,只不過是對征服王的信任,所以韋伯才會發出這種命令。
  他以平靜的心情看著第一道令咒消失不見。
  “接著,我以第二道令咒命令你,Ride
  ,你一定要拿到圣杯!”
  隨著韋伯的話語,第二道令咒也跟著消失。
  令咒的光芒讓韋伯覺得有一點心痛,他知道自己現在還來得及改變心意,但他立即將這種愚不可及的想法拋之腦后,堅定的發出了最后一道命令。
  “Ride
  ,你一定要掌握全世界,我絕對不允許你失敗!”
  三道令咒連續解放,加持到征服王的身上,釋放出一股股魔力,產生幾道旋風之后,便消逝得無影無蹤。
  身為魔術師,韋伯這一輩子大概是沒有第二次機會可以使用如此龐大的魔力了,但他還是覺得有生以來第一次從心底對自己的行為感到這么痛快。
  所以,他不會后悔,作為失去一切的代價,這份給予征服王大禮已經非常足夠了。
  韋伯低頭看著自己的手,刻畫在手上的契約之證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。
  “……好了,這下我已經不再是你的御主了……什么也不是了……”韋伯低著頭,對地面說道,聲音低沉。
  他現在不敢看征服王的表情,在他的想象中,征服王現在是對他這個放棄戰斗的膽小鬼而搖頭嘆息,也有可能因為擺脫無能的御主而露出安心的笑容。
  不管是哪一種表情,韋伯都不想看到。
  甚至,如果可以的話,他最好希望是連兩人曾經經歷的所有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凈。
  “你快去吧,隨便你要去哪里,你已經……”
  韋伯沉聲說著,聽見征服王平淡地應了一聲。
  接著,他就會聽到牛蹄踩踏大地,逐漸遠離的蹄聲。
  不過,出乎意料的是,在下一秒,韋伯忽然感覺自己的頸子被人隨手抓住,拎了起來。
  然后,他就被放進了戰車一側那個熟悉的座位里。
  在韋伯發愣的時候,征服王用寬厚的手掌拍到韋伯的腦袋上,認真的說道:“本王當然馬上就會出征。不過你既然啰里啰嗦地下了一大堆命令,那你也已經做好看到最后的心理準備了吧?直到所有命令全都完成為止。”
  “笨……笨……笨蛋笨蛋笨蛋!你……你這……”
  韋伯語無倫次了,征服王的話語輕而易舉的推翻了他的意志,以至于他的內心受到了極大的觸動,連聲音都變了。
  “我已經沒有令咒了!我已經不做御主啦!為什么還要帶我去!?我……”
  “就算不是主人,你也還是本王的朋友啊。”征服王打斷了韋伯的話,臉上溫吞的笑容和平常一樣,也徹底打消了韋伯最后的掙扎。
  內心最柔軟的一面被觸動了,韋伯情不自禁的淚流滿面,一口氣溢出的淚水實在太多,眼淚流到鼻子下方的時候,又和鼻水混雜在一起,弄得他整張臉模模糊糊,就連呼吸都不順暢了,更別說是想要正常說話了。
  即使如此,韋伯還是忍不住一邊硬咽一邊問道。“……我……像我這樣的人……真的可以嗎?我……可以站在你身邊嗎……”
  “明明一起出生入死那么多次,到現在還說這什么傻話。”征服王點了點頭,一邊笑著說道,一邊拍著韋伯細瘦的肩膀。
  “你不是一直都和本王共同面對敵人嗎?那就是本王的朋友。你要抬頭挺胸,堂堂正正的與本王并肩共行。”
  看著征服王,韋伯抹掉臉上的淚水,深呼吸一口氣,露出了無比堅定的表情。
  現在,他已經把所有的一切都拋到九霄云外去了,無論是之前受到的折辱,還是對于未來的恐懼,又或者是即將對于死亡的恐懼,唯有“征服勝利”的認知在他空蕩蕩的心中扎下了根。
  沒有敗北,也沒有恥辱,只要與王同在,無論這雙腳再怎么軟弱無力,終有一天,也一定會到達世界的盡頭!
  現在,韋伯只有這個想法,并對此深信不疑。
  “那么,就先來實現第一道令咒的命令吧。小子,你可要擦亮眼睛好好看清楚啊。”
  “啊,我一定會用這雙眼睛看著的!”
  征服王哈哈大笑,甩動韁繩,只存在于神話中的神牛頓時發出如同勝利吶喊的嘶鳴聲,開始拖著戰車在空中疾馳,帶著車上的兩人前往決戰地點。
  現在,在東木市之中,四千多年前的黃金飛船“維摩那”,兩千多年前古代的神牛戰車“神威車輪”,都承載著各自王者,前往最終的決戰之地。
  那是圓藏山的頂端,冬木市的第一處靈脈節點。
  ……
  與此同時,在圓藏山山頂的柳洞市之中,洛天幻和蕭冰離一起坐在屋頂上,觀察四周的情況。
  看著天空中那個開始消散的光球,洛天幻推了推眼鏡,喃喃自語:“現在的話,剩下的金閃閃和征服王都應該已經趕過來了吧,對于這種明目張膽的挑釁,他們是不可能視而不見的。”
  蕭冰離應了一聲:“今晚,就讓這場圣杯戰爭徹底落幕吧。”
  “啊。”洛天幻點點頭,喝了一口飲料。
  在屋頂上坐了一會兒,洛天幻和蕭冰離都感受到了兩股魔力正在快速的趕來這里。
  “來了啊,速度真快。”把最后一口飲料喝完,洛天幻丟掉手中的瓶子,站起身,憑借著超乎常人的視力,看到了一輛金黃色的飛船和一輛電閃雷鳴的戰車正在從遠處趕來。
  見狀,蕭冰離忽然想到了一件事:“他們是一起來的,那應該會碰面,所以極有可能會像原著那樣,他們兩個會進行決戰。”
  洛天幻攤了攤手:“嘛,算了,不管這種事,就隨便他們吧。”
  說完,洛天幻和蕭冰離繼續無所事事的看著遠處的情況,最終看到金黃色的飛船和電閃雷鳴的戰車最終交匯到一起。
  ……
  就座駕方面,毫無疑問是英雄王的維摩那最為拉風,金光閃閃,與現代任何飛行物都不同的,一看就非常的高大上。
  而第二位的是征服王的神威車輪,平心而論,雖然這輛古老戰車的賣相不是很好,看上去很low,但它會飛,而且在空中疾馳的時候,還會放射出電光和雷鳴,加上特效后,就變得非常拉風。
  接下來的一幕順理成章,招搖無比的“維摩那”,聲勢浩大的“神威車輪”,雙方很快就發現了彼此的存在。
  “征服王!”
  “英雄王!”
  兩名王者隔空對峙。
  吉爾伽美什一如既往的驕傲,用著蔑視的目光看著征服王:“你今夜狀態如何?準備好被本王擊潰了嗎?”
  此時此刻,征服王的氣勢更勝往昔:“你才是,準備好被本王掠奪了嗎?本王今夜已經凌駕于完美之上,比任何一個時候都要強大!”
  征服王說這話并不是沒有道理,他今夜的強盛來源于韋伯的三道令咒。
  在使用令咒動強制命令之時,內容越是抽象,令咒的效果就越低。
  就這點來說,韋伯的命令全都欠缺具體性,以令咒的用途來說,實際上根本等于白白消耗。
  但在另一方面,當令咒的絕對命令不是用來扭曲從者的意志,而是在雙方都同意的情況下發動的話,令咒就不光具有強制能力,還會成為強化從者能力的輔助手段。
  雖然韋伯的令咒效果確實不大,但其內容符合從者的本意,而且接連使用三道,因此,令咒的確在征服王身上產生作用,強化了征服王的能力。
  只要征服王在為了追求勝利而行動,他就能接受到比平時還要充裕的魔力。
  簡而言之,現在的征服王正處于前所未有的絕佳狀態,而這卻是韋伯和征服王本人都沒有想到的結果。
  http:///txt/103812/
  。_手機版閱讀網址:
  【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,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,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】
中国体育彩票能线上投注吗